王者荣耀妲己全衣去除贴吧
您的位置:首頁>>人物動態

任正非:5G可轉讓給西方國家

發布時間:2019-09-17 08:47:05  來源:法學在線    背景:

  (原標題:任正非:華為愿意將5G技術對外許可 現在不考慮退休)

  摘要:

  被問到華為能夠接受多大程度的5G技術轉讓時,任正非稱:“不是部分,可以是全部。”

  鈦媒體注:9月16日,華為“心聲社區”刊登了該公司創始人任正非在10日接受《經濟學人》的采訪紀要。

  在回答技術給全球化帶來哪些挑戰的問題時,任正非表示,不是全球化本身錯了,而是機制在新環境下出現了一些問題,但是沒有坐下來好好去協調。

  采訪中,任正非介紹了今年前8個月華為的財務表現,收入累計增長19.7%,利潤和去年持平。收入增長率在遞減,年初是30%左右,年中是23%,8月份是19.7%。談及利潤沒有增長的原因,他解釋說,主要是戰略投入在大幅度增加,華為增加了幾千名員工,都是高素質人才,來修補被(美國)實體清單擊穿的“洞”。

  任正非表示,網絡的“洞”我們已經補完了,實體清單打擊有影響的是終端,終端的“洞”還需要一定時間才能補好。

  此前,谷歌官方表示,未來華為智能手機(包括即將發布的華為5G旗艦機 Mate30)等硬件,將無法使用谷歌移動服務(GMS)。任正非表示,Google的操作系統是開源的,還會繼續使用。我們的操作系統最初并不是針對手機開發,我們和Google還是很友好的。如果美國政府不準我們使用,也有替代方法;此外,Google還在不斷說服美國政府許可我們使用它的生態系統,我們和Google在這個問題上是一條心的。

  在華為準備推出自己的操作系統期間,任正非認為增長會放慢,但是不會虧損。

  此外,任正非透露,華為將在9月18日發布昇騰AI集群(1024節點),是目前全世界最快的人工智能平臺。

  任正非還表示,不太可能采用引入外來投資者的方案,因為投資者的思想方式以盈利為中心,而華為的理想高于投資利益。

  被問到華為能夠接受多大程度的5G技術轉讓時,任正非稱:“不是部分,可以是全部。華為的理想是‘為全人類提供服務,努力攀登科學高峰’,有更多人來一起完成,符合我們的價值觀。”

  以下為采訪紀要全文,略經鈦媒體編輯,內容有刪減:

  1、《經濟學人》北京分社社長、“茶館”專欄作家David Rennie:任總,您是一名非常重要的全球商業領袖。因此,在提出其他華為相關問題前,我們希望先問您一個關于全球化、關于技術給全球化帶來哪些挑戰的問題。你們現在有許多大公司所銷售的產品和服務只有在建立起高度信任的世界才能發生,因為你們銷售的不是網球鞋和網球拍,而是自動駕駛汽車或醫療設備。從全球化的角度看,針對這類產品進行交易需要建立在終生信任的基礎上。但像中美這樣的國家相互之間很難產生信任。這個問題能解決嗎?應該怎樣解決?我們想聽聽您的看法。

  任正非:歡迎你們直爽提問,我也會非常坦誠地回答問題。

  經濟全球化對整個人類有非常大的好處,因為它對資源的優化配置和降低服務成本具有極大意義,因此會推動社會的進步速度加快。經濟全球化是西方社會先提出來的,西方的指導思想是:西方提供先進的技術和設備,發展中國家提供原材料和低端勞動,這樣來進行全球化的經濟貿易。但是西方沒有想到,發展中國家從低端生產開始,也會逐漸走向高端。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西方碰到了嚴重的經濟危機,這個經濟危機就是勞資沖突。西方經濟學家提出一個理論“高工資、高物價、高消費”,在短時間內解決了西方的困境,實現經濟的高速發展。直到上世紀末,數十年間,西方社會發生迅猛的經濟增長。這個經濟模式的基礎是必須要有高收益,如果沒有高收益就無法完成高收入分配。發展中國家雖然提供了廣大的市場,但是發展中國家也會有大量商品進入發達國家,發生這種沖突和矛盾,不是全球化本身的問題,而是兩個發展機制之間應該進行正確的協調。

  單單就歐洲和中國的關系來講如何解決這個問題。中國要履行WTO承諾,大規模開放服務業、制造業……。最近這兩年開放速度加快了,比承諾晚了一點。英國和歐洲在服務業上經歷了幾百年積累,有充分經驗,中國也有極大需求,如果歐洲服務業大規模進入中國,有利于中國的社會進步。中國用產品從歐洲賺回來的錢,歐洲用產品與服務再從中國賺回去,這樣有利于財務平衡。比如,中國的汽車稅收將用五年時間降到非常低的水平,英國和歐洲的汽車是世界上質量最好的汽車,日本的汽車是最經濟實惠、又質量優良的汽車。所以,現在全球化中出現的問題需要磋商,一件一件去實現解決。不是全球化本身錯了,而是機制在新環境下出現了一些問題,但是沒有坐下來好好去協調。

  再比如俄羅斯,如果當年歐盟接納俄羅斯加入歐盟,俄羅斯的能源、西方的機械設備交易,估計至少不低于一萬億歐元,這些經濟注入到歐洲,有利于歐洲解決內部貧富分化的矛盾。

  我曾經與奧斯本和卡梅倫有良好溝通。當時奧斯本把英國稅收降到21%,并不影響英國的財政,為什么?領救濟金的人需要有條件領取救濟金,必須去找工作,要么做一些公共服務,比如照顧孤寡老人、公共衛生等。減少的稅收收入和減少的社會福利開支是相等的,所以英國很平穩。特蕾莎政府繼續宣布把稅收降到17%,英國的一系列政策是英國重新成為投資中心的基因。所以,要在不斷自我調整中適應全球化,而不是一個標準的全球化會適應全世界。這是我一點不成熟的看法。

  2、David Rennie :我知道我的同事有很多關于華為的問題。您剛才提到歐洲和日本等國家如何看待經濟全球化,但唯獨沒有提到美國。鑒于目前的中美關系,您擔心全球化未來的走向嗎?

  任正非:會。因為美國是世界最強大的國家,它本來是世界警察,維護世界秩序,世界的回報是接受美元作為國際流通和儲備貨幣,美國通過發行美元向全世界征收鑄幣稅。如果美國繼續承擔維護世界秩序穩定的責任,它并不會吃虧。但是現在美國自己把這個機制破壞了,大家不再相信美國在維護世界秩序,也不相信美元是最可靠的儲備貨幣。當全世界對美國和美元的信任產生搖擺,美債和美股就會發生危機,這會引發美國內部產生巨大的經濟政治動蕩。

  3、《經濟學人》倫敦商業主編Patrick Foulis:2019年,美國外交家做了很大的努力試圖說服美國的盟國不要使用華為設備。請問任先生,美國所采取的一系列行動現在成功了嗎?美國的這些努力對象主要是其核心盟國,比如英國和澳大利亞,但是似乎越南等國也面臨來自美國的巨大壓力,要求他們不要使用華為設備。美國的這一系列抵制華為的舉動現在有多成功?

  任正非:首先,對于買不買華為設備,這是很正常的商業選擇,因為過去也有很多客戶不買華為設備,選擇過程中大多數是商業原因。但是選擇5G的時候,把5G作為一個政治因素、作為一個危險品來看待,美國可能看待錯了。對5G的選擇應該從有利于國家發展的角度,而不是政治角度。

  我舉一個例子。一千年前,中國處于唐宋文明,當時中國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清明上河圖的盛世形象不是虛構出來的,而是真實描繪。幾百年前,英國的哲學和社會制度促進了工業革命,英國人發明了火車,還發明了輪船,而中國基本還是馬車,馬車的速度比火車慢,載貨量比輪船低,中國就落后了。英國成了世界上的工業強國,把工業品賣到了全世界,對各國的社會進步產生了巨大影響,至今全世界有2/3的人口會講英語,這就是速度決定了社會進步。

  5G是一個高速度、高帶寬、低時延的信息聯接技術,代表了信息社會的速度,誰掌握了速度,誰就會快速前進。在信息社會中,放棄了速度,放棄了對優秀信息聯接技術的選擇,也可能使它的經濟減速。

  英國人民是非常聰明的,英國大學也是世界最優秀的,如果要重振工業雄風,一定要在信息社會中掌握高速度。光纖網絡、基于光纖網絡的5G技術,它可以聯接超級計算機、超級存儲系統,支持人工智能。如果人工智能可以讓現有產能提升十倍效率,那么英國就變成幾億人口的工業大國。我說“提升十倍效率”是隨便說的,在極端情況下,提高百倍、千倍效率也是可能的。人工智能的鼻祖是圖靈,他是英國人;克隆小綿羊多莉的也是英國人。如果基因技術和電子技術融成一個技術,這個世界會變成什么樣子?我不可想象。英國有極大的振興空間,速度決定了英國是不是會走向勝利。

  4、Patrick Foulis:我想問問關于過去幾個月華為的情況以及美國的打壓對華為有哪些影響。能否談一下自今年5月份華為被加入“實體清單”以來,你們的財務表現如何?會不會由于“實體清單”事件帶來收入下滑?

  任正非:到今年8月份,我們的收入累計增長了19.7%,利潤和去年持平,沒有增長。收入增長率在遞減,年初是30%左右,年中是23%,8月份已經是19.7%了。利潤沒有增長,主要是戰略投入在大幅度增加,我們增加了幾千名員工,這些員工都是高素質人才,比如一些天才少年、應屆畢業的博士,他們來主要是要修補我們被實體清單擊穿的“洞”。現在從5G……到核心網,網絡的“洞”我們已經補完了。我們在9月18日將要發布昇騰AI集群,1024節點,這是目前全世界最快的人工智能平臺。

  現在實體清單打擊對我們有影響的是終端,終端的“洞”還需要一定時間才能補好。

  Patrick Foulis:現在海外消費者業務是不是在萎縮和下滑?

  任正非:之前終端在海外出現了下滑,下滑的速度在減慢,10%左右。

  5、Patrick Foulis:這個月再過一段時間,你們將推出華為Mate 30系列新手機。Mate 30系列有沒有安裝安卓和Google應用?現在是什么情況?

  任正非:沒有預裝Google的GMS生態系統。

  Patrick Foulis:那我還要問個問題。如果說華為的這款手機并不能預裝全套的Google應用,是否可以預測未來華為手機的海外銷量會大大低于從前?是不是意味著下半年,包括第四季度,華為在財務上會面臨比較大的打擊?

  任正非:首先,我們還是想繼續使用安卓系統,我們和Google還是很友好的。如果美國政府不準我們使用,我們也有替代方法,但是如果要進行替代,需要兩、三年時間才能完成。所以,終端海外銷量在這段時期有所下滑,我們認為是正常的。除了生態應用以外,我們的手機還有很多特殊的優質性能,因此我們認為還是會有客戶喜歡和接受我們的產品的。9月19日在慕尼黑發布Mate 30手機,要根據那時的發布情況來看,里面裝載了什么東西。

  Patrick Foulis:在華為準備推出自己的操作系統期間,您覺得有沒有可能出現虧損?

  任正非:不會。增長會放慢,但是不會虧損。

  Patrick Foulis:假如說我是負責Google公司的,華為最終在全球推操作系統,作為Google會多擔心呢?

  任正非:Google還在不斷說服美國政府許可我們使用它的生態系統,我們和Google在這個問題上是一條心的。我們的操作系統最初并不是針對手機開發,而且Google的操作系統是開源的,我們還會繼續使用。美國限制我們不能使用的是Google的GMS生態系統,涉及千萬家合作伙伴,華為也不可能一、兩天就能替代完成。如果美國政府批準我們繼續用Google生態系統,其實就是美國公司壟斷了世界;如果美國政府不批準,美國公司在世界上的競爭力就削弱了。

  6、Patrick Foulis:我們知道您的工作之一是要重建信任,華為公司有沒有考慮在重建信任方面提出一些激進的選項或者方案?比如說把中國市場外的部分5G業務賣給其他公司,有沒有考慮這樣一些激進方案調整公司架構,從而重建信任?

  任正非:我們不太可能采用引入外來投資者的方案,因為投資者的思想方式以盈利為中心,而我們公司是理想高于投資利益。至于技術是不是可以許可轉讓給西方國家?可以。不是部分,可以是全部。華為的理想是“為全人類提供服務,努力攀登科學高峰”,有更多人來一起完成,符合我們的價值觀。因此,能否許可別的西方國家也生產我們同等的設備?可以的。

  Patrick Foulis:跟您再確認一下,您說的轉讓是把某些區域的5G業務賣出去,還是指技術許可?

  任正非:技術和工藝都可以許可,他們可以在此基礎上再研發。

  Patrick Foulis:這種模式下,華為員工和相關的設施、場地一并轉讓還是只是知識產權?

  任正非:只是技術秘密,不可能連員工都轉讓了。

  Patrick Foulis:可能的合作伙伴會是哪些?例如在美國哪些公司在考慮之列?

  任正非:從來沒有人跟我談到過這個事,我也不知道哪些公司是可以的。

  Patrick Foulis:您也知道硅谷包括整個美國會有很多人讀我們這篇文章,所以這也是很好的機會向他們宣傳。

  任正非:對啊,平衡矛盾,平衡斗爭。

  David Rennie:我和Foulis都在美國常駐過很多年,所以,我們的讀者有一半以上常年居住在美國。您向美國政界和商界傳遞信任是解決問題的重要手段,但有些美國政客對華為的具體技術并不關心,他們真正關心的是更大的問題,即為什么要讓中國公司在美國建5G這么敏感的技術?因此,你們在美國遭遇的政治問題是很難解決的。從您的角度來看,剛才提到的5G技術轉讓也好或者這方面的解決方案也好,規模會有多大?華為能夠接受多大程度的5G技術轉讓?

  任正非:當我們把技術全部轉讓以后,他們可以在此基礎上去修改代碼,修改代碼以后,相當于對我們屏蔽了,對世界也屏蔽了。美國5G是獨立的5G,沒有什么安全問題,它的安全就是管住美國公司。不是我們公司在美國賣5G,而是美國公司在美國賣自己的5G。

  《經濟學人》駐香港亞洲科技記者Hal Hodson:任總您有沒有想過,除美國之外,你們可能也會在非洲或者歐洲的一些國家遇到新的實體與你們競爭5G?您預想過這種競爭嗎?或者您覺得會是什么樣的?

  任正非:是可以競爭的。

  《經濟學人》駐上海資深中國商業記者Stephanie Studer:關于轉讓金額,您心中有沒有一個大概的數字?

  任正非:沒有數字,你們剛提出來,我還沒有算賬。

  Stephanie Studer:有沒有一個范圍呢?

  任正非:我說不出來金額范圍,技術范圍可以討論。

  David Rennie:從政治的角度來看,接受華為5G技術轉讓的公司是美國公司比較好,還是歐洲或日本公司更好?還是您認為因為你們面臨的問題主要是美國,所以把你們的5G技術賣給美國公司更好?

  任正非:主要看你能打下多少市場來,如果你買了技術,占領一個很小的市場,那是不值得的。必須要占領一個很大的市場,自己要先評估是否有能力占領這么大的市場空間。

  Patrick Foulis:像這樣激進的方案,您認為大概什么時候可以實現?幾年?還是很快就可以實現?

  任正非:很快。

  Patrick Foulis:有可能在2020年大選之前嗎?

  任正非:這與美國大選沒有關系,我們聊天中從來沒有提到大選這個事情。

  8、Hal Hodson:華為作為網絡基礎設施領域最大的企業之一,過去二十年不斷的發展壯大,越來越成為情報機構的目標,不僅僅是后門問題,也有滲透、業務運營安全的問題。能否介紹一下華為如何確保業務運營安全,以及采取了哪些反制措施?

  任正非:第一,華為堅持把網絡安全和隱私保護作為公司的最高綱領,堅定不移地實行歐洲GDPR標準,全面貫徹到所有體系中去。我們現在不斷投入巨額資金,在整改新的網絡、構建新的網絡。

  第二,三十多年來,華為在170個國家為1500多家運營商提供網絡服務,覆蓋大約30億用戶,在全球范圍內一直保持著良好的網絡安全記錄。事實證明,我們的設備從來沒有出現過嚴重的網絡安全事故。

  而且,我們愿意接受各個國家的嚴格監管,英國是監管最嚴厲的。為什么英國堅定不移地用我們的設備?雖然英國也提出了我們設備存在的問題和缺點,但是總體比其他公司的審查更嚴格一些,英國因此就會更信任我們一些。

  9、Stephanie Studer:任先生,我們知道中國另外一家技術先驅型企業阿里巴巴的創始人馬云在今天(9月10日)退休。這個事情去年已經宣布,這種情況并不常見。我相信您也知道,中國有許多企業領導人退休太晚,以至于對企業發展不利。想問如果您退休的話,成本和收益是什么?考慮到華為目前所處的大環境,您會不會考慮更早一點退休呢?

  任正非:你催我退休,那我就退休吧。我會在我思維跟不上的時候退休的,我現在還是才思泉涌的狀態,再呆幾天吧!

  Stephanie Studer:您覺得您大概多久會退休呢?

  任正非:不知道,根據需要。

  10、David Rennie:您看過美國紀錄片《美國工廠》了嗎?如果看過,您如何看中國人和美國人不同的工作方式?

  任正非:我聽說是奧巴馬出品的,聽過介紹,但還沒看。

  11、Stephanie Studer:再追問一下。你剛才提到您今天早上突然有一個大膽的想法,要把你們的核心業務賣掉。我覺得,你是想說5G吧?然后你們會繼續開發6G,甚至更新一代的技術。是什么讓您觸發了這個念頭?這樣做是不是有可能只是在回避問題?如果等你們6G做出來了,人家也不接受怎么辦?所以,這樣做對你們具體會有什么好處呢?這樣做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任正非:我說的5G是給予許可,不等于我們自己不做。我們希望西方能縮短往前走的平臺路徑,所以許可其他公司完整拿到我們的技術。對于6G研究,我們也是領先世界的,但是我們判斷6G十年以后才會開始投入使用。因此,轉讓技術不是我們前進的終結,我們獲得資金以后會更大踏步前進。

  Patrick Foulis:跟您確認一下,這里所說的“許可”并不是像華為給Arm的許可一樣,每年繳年度許可費,而是一次性交易,收購方一次性買斷永久使用相關技術和知識產權的權利?

  任正非:對,一次性付錢。

  Patrick Foulis:華為其他高管對這一計劃怎么看?我不知道您是否有時間和他們討論過這個計劃?他們聽到這個想法之后會大吃一驚嗎?

  任正非:不會,我們本來就希望世界是平衡的,大家利益均享是有利于華為生存的。“利益均分”本來也是一百多年前英國提出的。

  David Rennie:我發現您很喜歡用布滿彈孔的蘇聯老伊爾2飛機作比喻。您在講關于5G的想法時,我的感覺是,有點像飛行員,因為擔心飛機會墜落,就把飛機上重的東西扔掉一些,以保持飛機繼續飛行。這個描述能夠反映您內心的想法嗎?

  任正非:不是。因為我們把5G許可權轉讓以后,我們會得到一部分錢,這部分錢就如柴火一樣,“柴火”可以把我們未來的科學研究燒得更旺。

  Hal Hodson:您覺得美國的商界和政界是否已做好準備,與華為在5G知識產權上一爭高下嗎?

  任正非:沒有。

  Hal Hodson:所以,您說這個話主要是為了展現一個良好的姿態?

  任正非:對。如果他們真正要買,我們會真正去做成這件事情。

  Hal Hodson:也就是說,如果美國愿意探索這個可能性,華為愿意放棄領先地位,把時鐘歸零,與大家一起公平競爭嗎?

  任正非:是這樣。

  David Rennie:非常感謝您抽出時間接受我們的采訪。

  任正非:歡迎你們以后經常來。如果想知道我們是不是真正能活下來,你們可以明年這個時候再來。

特別提醒:本網內容轉載自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本站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如若本網有任何內容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處理完畢。


返回網站首頁 本文來源:法學在線

本文評論
海林節能董事長李海清:危機中尋找希望
2020年新年伊始,新型冠狀病毒似乎給整個中國按下了暫停鍵,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正式打響。這場疫...
日期:02-25
許廣彬:疫情之下,企業要做的不僅僅是自救
2020年,一場席卷全國的疫情打亂了所有人的陣腳,1 月 23 日武漢封城后,中國經濟運行正式進入疫情...
日期:02-21
隆宇:在IT盛世創造更多可能
他是一個另類的理工男。
  高考時,他選擇了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卻兼修政治與金融。從中...
日期:02-19
盧偉冰:華為P40Pro交給小米10,P40是紅米K30Pro的對手
雖然小米10的發布時間比三星S20晚,可首銷時間卻早于三星S20,實際上仍然是全球首發,雷軍兌現了當...
日期:02-15
黃章不再等待,魅族17比小米10還好,定制屏+索尼傳感器,價格厚道
小米10不再被價格約束,放手一搏,雖然還沒有獲得廣泛認可,卻至少走出了關鍵一步,以后會越來越好...
日期:02-15
未來手機形態革新:以Samsung Galaxy Z Flip彰顯個性
三星首款搭載可折疊玻璃顯示屏、擁有獨特用戶體驗的折疊屏手機,帶您開啟全新移動時代
日期:02-12
抖音CEO張楠:用飛書智能日歷管理時間,知道自己在忙什么
在家辦公如何用儀式感開啟能量滿滿的一天?抖音團隊是如何實現大規模遠程高效辦公的?《囧媽》陪你過大年...
日期:02-12
諾基亞CEO發出警告:盡管利潤增加,但仍處于困難時期
諾基亞的利潤在2019年第四季度增長了一倍多,這提振了該公司的業績,但該公司首席執行官拉吉夫&midd...
日期:02-07
常程:十年磨一劍 小米10來了
2月6日消息,小米集團副總裁常程預告,十年磨一劍,小米10來了。
日期:02-06
雷軍個人累計向湖北捐款1270萬元
2月4日消息 據湖北之聲報道,2月4日凌晨2:00,滿載著醫療防護物資的一架90噸噸位的專機,由韓國抵達...
日期:02-04
雷軍:小米今日開高管會
2月3日消息 雷軍今日發微博稱,上午小米集團開高管會,主要討論兩個議題:整個集團防疫工作的進展情...
日期:02-03
張德炬:讓國美新零售店實現有質量的下沉
春節馬上到了,喜慶祥和的節日氣氛在商場里、在超市里、在家里。紅燈籠掛起來、煙花放起來,對聯、...
日期:01-23
科大訊飛劉慶峰:人工智能將以解決人類剛需而更深刻地載入史冊
1月21日,國內人工智能老牌企業科大訊飛,以“激流勇進,風華正茂”為主題,在合肥舉辦了...
日期:01-22
李彥宏挑戰土耳其冰淇淋刷屏 網友:別人家的老板從來沒讓我失望!
前幾日,小編朋友圈被李彥宏挑戰土耳其冰淇淋的視頻刷屏了。在百度Family Day現場,李彥宏現場練攤...
日期:01-21
百度20年搜索框沒變過??!創始人李彥宏這樣說
伴隨千禧一代共同成長的百度,今年也迎來了自己的20歲生日。不知道細心的小伙伴們有沒有發現:百度...
日期:01-21
360金融吳海生:持續進化,追求長期用戶價值
1月12日,360金融CEO吳海生在公司年會上發表公開演講,與員工交流自己對于行業發展、企業進化及價值...
日期:01-20
易車姜頔:通過瘋狂測試讓低谷變谷底,易車App踏上高速增長通道
近日,第五屆移動互聯網營銷峰會暨 2019 金鳴獎在上海隆重舉辦,易車數據分析專家姜頔榮獲“最...
日期:01-16
騰訊郭凱天:科技向善,數字社會的新路標
2020年1月11日,由騰訊研究院主辦的第三屆 " 科技向善 " 年度論壇在北京舉辦,本屆論壇以「千里之行...
日期:01-15
中國電信王國權:去年終端銷售1.7億部,5G用戶已超800萬
1月15日下午消息,在今日的中國電信2020年終端生態合作推進會上,中國電信副總經理王國權透露,中國...
日期:01-15
北京市政協委員張凌云:用高科技手段推動營商環境進一步優化
2020年1月10日-15日,北京市政協十三屆三次會議在京召開。作為北京市政協委員,此次掌閱科技股份有...
日期:01-14
  專欄介紹
海露 的專欄
海露發表的文章
積分:
自我介紹 :
王者荣耀妲己全衣去除贴吧 股票行情分析知识 红k线股票推荐网 雪缘棒球比分直播 重庆百变王牌 东方通信股票 三板股票行情查询 期货配资公司是否合法 投资理财一万变三万 杠杆炒股app骗局 内蒙古时时彩 三级片日本女优 生肖时时彩 炒股软件哪个好用手机版 证券股票指数基金 为何有这么多股票推荐群 华讯配资